在「亞洲最大的科技集會」上,聽聽別人如何理解中國今天的科技市場

摘要

在 RISE 上,改變和進化永遠是進行時。


2019 年的 RISE 大會舉辦之前,創辦人 Paddy Cosgrave 花了三周的時間輾轉中國和日本,了解當下亞洲最熱門的創業項目和賽道。

「世界上成長速度最快、最有趣的創新,大多發生在中國。」在 RISE 大會的開場白中,Cosgrave 感慨這短短三周的所見所聞。他先后在廣州、上海和北京約見了很多創業者和投資人。不少去年還名不見經傳的創業項目,如今都聲名鵲起有了相當的規模。

日本則是另一番景象。「過去近十年,他們(日本創業者)都生活在中國獨角獸們的陰影之下。日本正在努力復興它的創業生態,就像他們四五十年前做的那樣。」浸染在科技互聯網創業環境里的 Cosgrave 認為日本才是那個「沉睡的巨人」:「它真的開始覺醒了」。

會場門口的 logo

除了創投圈,Cosgrave 在三周的行程中還約見了數十家中西方媒體,他想為即將舉辦的 RISE 做一些預熱宣傳。可出乎意料的是,媒體們的關注重心似乎從不在 RISE 大會上。

「沒什么跟科技會議有關的問題,所有人都想聊貿易戰。」


貿易戰中的亞洲

Cosgrave 并不是 RISE 大會中央演講臺的第一個登臺者。在他之前,是創業公司的扎堆介紹 Breakout startups。約十家早期公司像字幕跑馬燈一樣介紹自己的創業項目,匆匆上臺又匆匆離開,明面上較勁著語速,暗地里比拼著創業的點子。這是 RISE 三天會程每個半天都保有的開場節目。

隨后 Cosgrave 和主持人一起登臺,簡短的「主人式寒暄」像過場的休息,他很快把舞臺留給了第一位重量級嘉賓 Uber CTO Thuan Pham。

這是被 CNBC 稱為「亞洲最大科技集會」的 RISE 第五次來到港島。114 個國家和地區的 16000 多位參會者聚集在維多利亞港旁側的香港會議展覽中心。主舞臺三天滿滿當當的會程里,留給創辦人的,也只有三分鐘時間。

一如 Cosgrave 的所說,「貿易戰」是今年 RISE 繞不開的話題。

中美之間的對抗會誕生出兩個巨大且分裂的生態系統嗎?這對亞洲而言意味著什么?在關于亞洲創業市場的圓桌討論最后,《經濟學人商論》的主編吳晨拋出了這個問題。

「如果這兩個世界(中美各自的科技和貿易圈)分裂開來的話,事情可能會變得很糟糕。我們已經能看到,不僅是技術,還有供給著創新循環的風險投資(都在發生著這樣的分裂)。過去二十多年里,跨境的創新和風投在亞洲做得很好,但這勢頭是否會持續下去如今還是一個未知數,因為政治已經介入進來了。」硅谷創投媒體 Silicon Dragon Venture 的創始人 Rebecca Fannin 說道。

連續創業者、現在重點在東南亞發展業務的 Oriente 創始人 Geoffrey Prentice 則感到奇怪,他說中國企業對東南亞的興趣非常濃厚,但反觀美國企業則動作很少,甚至反應遲緩。「我不知道為什么,對我而言這是件很有意思的事」。他認為如果真的出現兩個龐大且割裂的生態系統,中國在東南亞的影響會大于美國,「我覺得美國正在變得越來越孤立主義」。

中國內地的科技世界對于很多非中文受眾而言,仍然是陌生的。英文語境對中國互聯網的介紹就顯得尤為需要。第二天下午《南華早報》發布的《中國互聯網報告》(China Internet Report)引來了很多關注。報告對中國互聯網 2019 年趨勢作出了四個判斷,除了 5G、AI 和社會信用體系以外,排在第一的趨勢是因為復制、借鑒歐美模式出名的中國科技行業正在越來越多地被歐美和其他市場復制和借鑒。

《中國互聯網報告》截圖

對行業的近距離觀察者而言,這樣的觀點早已得到認可,但對英文語境里更多的大眾而言,這仍是一個顛覆常識的判斷。「誤解是從不了解開始的,」《南華早報》的科技主編 Chua Kong Ho 告訴極客公園,很多英文讀者對支付寶、微信這樣的內地國民應用的了解少之又少,對中國互聯網就更談不上認知。不過,「可能美國讀者不了解,但是美國公司很了解。」他說近兩年來能明顯觀察到美國互聯網大公司們對中國公司的關注,「就像中國公司會從全球各地學習最好的點子,美國也是一樣。」


創業時代的追星

貿易戰和特殊的中國互聯網環境之外,舞臺上的主題還是各路大公司和創業新星們。

Uber CTO 在臺上分享

剛剛上市的 Uber 分享了上市之后的未來布局,百年老店資生堂談的是美妝行業的數字化,美國市場壓力越來越大的 Spotify 分享了出海亞洲的思路,從 PC 外設拓展到手機市場的雷蛇聊起了移動端的游戲,印尼的 GOJEK 則分享了在東南亞做成超級 app 的經驗……

所有覬覦亞洲市場的公司都聚集在這里,他們在臺上分享各自的成績和想法。類似「xxx 的 Netflix」,「xxx 的亞馬遜」的類比形容一次又一次地出現,雖然大部分人都已經接受同一模式很難在另一個市場上復制成功的事實,但要推回到投資人的視野里和媒體的鎂光燈下,和國際上最著名的成功范例對比仍然是主流的話語體系。也許地域隔山隔海,但全球科技互聯網人的母語卻始終源于美國的西海岸。

即便大多數人對老生常談的互聯網明星們不再感冒,RISE 上還是出現了少數幾個備受追捧的光環人物。

亞航 AirAsia 聯合創始人托尼·費南德斯(Tony Fernandes)是亞洲的明星企業家,他在航空災難 911 事件前花了大約 25 美分買下瀕臨倒閉的亞航經營權,只用了兩年時間就還上債務實現了盈利。RISE 的演講臺上,他的關于市場品牌重要性的分享屢屢被掌聲和笑聲打斷。橫跨航空、酒店、F1 賽車、足球和電競俱樂部等領域的費南德斯儼然成了創業導師。「不管你干什么,要干得開心。」他掏出了之前與維珍老板理查德·布蘭森打賭贏了后,讓布蘭森給亞航做一次空姐的照片,「我有過自己的夢想,理查德·布蘭森給了我第一份工作(維珍唱片),但到最后,他開始給我打工了。」笑聲再一次打斷了他的滿分結尾。「所以,敢于夢想,相信不可能,去改變這個世界。祝你們好運。」

         費南德斯在 RISE 現場分享 | YouTube 視頻截圖

走到臺下,費南德斯緊接著來到主舞臺隔壁參加 Q&A 環節,回答參會者的問題。Q&A 邊緣窄小的場地被費南德斯的「粉絲們」里三層外三層地包圍起來,他們和費南德斯聊創業的想法,聊航空產業的未來,聊他對電競和游戲的看法。整個氣氛像偶像見面會一樣輕松愉快,費南德斯時不時逗樂了提問的人群,爆發出的笑聲瞬間便蓋過了隔壁主舞臺的演講。

費南德斯的 Q&A 被圍得里三層外三層

更多時候,Q&A 環節給了參會者一次與舞臺上的演講嘉賓溝通的機會,場地邊上的志愿者明確地提醒前來旁聽的媒體記者不要提問,把機會留給普通參會者。交流,是 RISE 的核心,即便沒能拿到提問的機會,參會者也可以在 RISE 的 app 上聯系到任何一個嘉賓。


改變和進化

每一位嘉賓演講分享結束后,主舞臺下都會有近半的觀眾起身離開,而對下場演講感興趣的觀眾又會很快把數量不算多的座位填滿。那些匆匆的觀眾和他們各自的生意,才是這場科技會議真正的主角。

會場的四個舞臺包圍著上百個大小不一的展臺。獨占一塊的包括亞馬遜 AWS、國泰航空這樣的大公司,Stripe、Currency.com 和 GOJEK 等獨角獸,彭博、CNBC 和南華早報等權威媒體,還有來自臺灣地區和香港地區的孵化中心,它們和各自孵化的項目一起,組團來到 RISE,為這些項目尋找外界的機會。

   Beta 區展臺

香港的國泰航空搬來了近期或即將開始投入使用的技術產品,他們在 RISE 會場最中心的位置,讓來來往往的與會者了解它們智能化的客服和商務艙體驗,同時物色有意用技術改變航空體驗的科技從業者。來自新加坡的格斗賽事媒體平臺 One Championship 帶來了還未完成的 VR 產品 demo,它希望更多人認知到它技術公司而非體育賽事公司的一面。GOJEK 則非常直接,自詡 super app 的展臺上赫然寫著「招聘」的字樣。

Currency.com 的目的是宣傳剛剛正式上線的「世界第一家受監管的代幣化證券交易所」。面對近期 Facebook Libra 帶給中國市場的新一輪區塊鏈狂熱,來自英國的創意總監 Michael Worley 顯得非常冷靜,「那是和比特幣或者其他加密貨幣完全不同的東西」,他對極客公園說道,「這只是一次巨頭入局,就好比說,Google 做自動駕駛了,大家不會一窩蜂地都跑去做自動駕駛」。

亞馬遜的 AWS 沒有錯過 RISE 主辦方在歐洲、亞洲和北美舉辦的任何一次大型活動。AWS 技術布道師 Ian Massingham 對極客公園說,這是他個人第二次來到香港 RISE 大會,這里的創業者與他在歐洲、北美看到的創業者并沒有太大的區別,他們都有著相似的訴求。他坦言 AWS 在中國市場和當地的公有云服務競爭很難,但在這里,初創的公司,跨境的業務,這些都是亞馬遜領跑全球的云服務的優勢所在。

會場現場的貼紙調查表「你最常用的社交媒體是什么?」

更多的還是分為 Alpha、Beta 和 Growth 三部分的七百多家創業公司。最早期的 Alpha 占地區域最大,分給每家公司的卻只有一米寬的展臺,各個參展公司的負責人守在這里與其他參會者交流。「幾年前在歐洲的 Web Summit 上,」Cosgrave 對極客公園說,「一加手機也只有一個一米寬的展臺。」

在公司小有規模的 Beta 區,來自印度北部新城昌迪加爾的移動應用公司 AppSmartz 帶來了它們最近備受好評的產品 ScreenRecorder,一款兩年內收獲超過一千萬下載的錄屏應用。開發團隊僅有八人的 ScreenRecorder 想憑著這份成績在 RISE 上找到一些投資人,同時物色類似 AWS 這樣適合初創項目的云平臺服務商。計劃中,他們的下一步是在云服務的基礎上把工具 app 改造成內容平臺,讓用戶直接在 app 里分享錄制的游戲視頻。突破限制,踏進更大的市場,這些在中國市場早已見怪不怪的互聯網路數依舊在世界上的其他地方上演。

在 RISE 上,改變和進化永遠是進行時。

整整三天,展區人來人往不曾停歇。很多早期項目的展商只買了一天的展臺,早上推著旅行箱趕來,晚上推著旅行箱離開,散光了宣傳手冊和海報,換來了成堆的名片和數不清的郵件。英文語境里,他們把香港稱為亞洲的 gateway,翻譯成通道也好,門戶也罷,唯一不變的含義是,來到這里的人們目的明確,沒有人會停步不前。


責任編輯:臥蟲

最新文章

極客公園

用極客視角,追蹤你最不可錯過的科技圈。

極客之選

新鮮、有趣的硬件產品,第一時間為你呈現。

頂樓

關注前沿科技,發表最具科技的商業洞見。

英超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