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于登月的紀念和憧憬,那些航空航天的創業者在想些什么?

摘要

商業航空航天正在憑借自己的努力重拾和加緊人類對于太空的探索。

1969 年 7 月 16 號,搭載土星五號的阿波羅 11 號從地球升空,幾天之后尼爾·阿姆斯特朗和巴茲·奧爾德林走下「鷹號」登月艙,成為登陸月球的第一批人類。人類的足跡終于踏出地球,成功地踏上了另一個天體。時間已經過去了五十年,每當我們回望于此,都無法從腦海中找出比這更加令人心潮澎湃的時刻。

1972 年之后,人類登月的腳步幾乎停滯了。奧爾德林也曾不僅一次呼吁人類應該重返月球,甚至去往火星。在他看來,商業航空航天成為了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我期待我們能在第一次登月 50 年后的 20 年內登上火星。有人將希望放在 Elon Musk 身上,我也認為他可以利用他所成立的 SpaceX 對國際活動作出相當大的貢獻,不僅在月球上,而且在火星上。」

的確,商業航空航天正在憑借自己的努力重拾和加緊人類對于太空的探索。在中國也有一批這樣的創業公司,正值登月 50 年之際,極客公園與他們聊了聊人類歷史上最遠的旅行,以及他們眼中的太空未來。


「一個是登月,一個是航天飛機,代表了人類在航天領域的兩個最大壯舉。」

凌空天行創始人&CEO 王毓棟

Q:圍繞技術或者商業角度,你認為登月改變了什么?

A:技術上肯定改變的非常多,包括圖形、發動機、火箭,到現在為止應該都沒有能夠復制的,那時候已經對系統工程掌握到這個程度,應該說是航天技術的一個奇跡。現在再想做登月,新系統的技術比當年會有一些進步,但是對系統工程的把握應該不會超過以前的狀態。

登月并沒有從商業上獲得一個巨大的收益。一直靠政府的巨額投入,實際上沒有長久的去開展下去的動力,不能轉化成商業回報的時候,這件事本身的意義和熱情過去以后,(大家對它的投入和熱情)就會消失了一些。


Q:那你覺得登月對于商業的回報或者意義并不大,是嗎?

A:對,如果登月只是把人送上去,然后做一些科學基礎的樣本采集,不能再往前發展。如果太空旅行,或者在月球采礦以及研發的話,商業價值確實優先。但是登月相當于是國家行為,對創業來說,至少現在還不知道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狀態。

但是從國家意義上來說,50 年是不是也有一點漫長或者相對滯后了。首先登月肯定難度大,風險高,似乎后面的人卻少了當年航天人的勇氣,但也是美國的特殊時代,要將登月做成一種巨大的國家象征。之后美國在這種需求上也在降低。

這幾年,可能是由于中國的崛起,我覺得美國的壓力也很大,又重啟了未來計劃。一種大國博弈的利器。當然不可否認技術發展到今天,航空航天應該會慢慢地靠近商業或者靠近可持續發展的一個方向,然后獲得巨大的收益。


Q:對于航空航天,我們的終極目標是什么?

A:我個人覺得我們自己的夢想就是把航天技術和人結合起來,不管是航天旅行還是去月球,都是讓人類或者少部分人夢想成真的方向。


Q:登月可能是第一步,然后怎么創造適合人類居住的環境,是不是更困難?

A:去月球和火星其實都很難,絕對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第一步可能去開發它,比如小行星采礦,如果月球上有重復的豐富的礦產資源,實際上先實行在月球上運行機器人。


Q:互聯網技術興起之后,是不是科技觀有了改變,人們沉浸于虛擬世界中創造價值,對太空探索不那么興奮了?

A:有點這種感覺。傳統的硬科技,比如工業科技、航天科技在這十年里發展明顯不如互聯網科技,也不如互聯網企業吸引年輕人加入。包括互聯網在內的新興科技,聲浪比傳統科技要大。而且互聯網整體的迭代速度,行業進展相比硬科技行業要更快。所以在其中,年輕人能獲得豐富的收入,互聯網看起來成效快一些。


「走出一條新模式,是商業航天存在的意義。」

藍箭航天創始人&CEO 張昌武

Q:作為一個商業航天人,怎么看待登月 50 周年這個事情?

A:包括美國,中國在接下來很快有登月的具體時間表。航天帶給社會的一方面是科技的進步,在航天每投入一塊錢,就會有超過十塊錢的產業引導能力。比如阿波羅計劃,美國產生的專利數量是巨大的,無線通信、數碼相機等等原來應用在太空領域的技術已經在日常的生活用品里面體現出來。


Q:載人到月球,你覺得時間還需要多久?

A:我認為十年之內,藍箭的火箭一定能夠具備發射載荷到月球的能力。我認為登月這件事從來沒有停過,過去 50 年,客觀上來講,大家沒有選擇再去登月,但是對于科技來講,更多還是選擇的問題,而不是可行與否的問題。我覺得不管在傳統的工業領域,還是互聯網領域,都在發生一些變革,為下一次登月做準備。讓人類能夠以更高的可靠性、更低的成本,帶著更多使命和愿景登月。


Q:是否會因為互聯網的出現,大家對于航空航天不如以前興奮了?

A:也不完全是這樣的。互聯網創造了很多虛擬的場景,但是任何虛擬的東西都是要有根基的,根基一方面基于人類的想象,一方面也基于人類在探索未知的過程中發掘的新素材。這兩者也會互相遷移,因為想象,我們有了更多對未知的好奇,更加驅動我們走向未知的邊界,走向宇宙。然而,走的過程也打開我們的視野,促使我們腳踏實地做事情。數字領域的技術對于登月同樣是有意義的,另外它也會讓登月變得更加的驚心動魄,因為更廣闊的技術手段能夠充分發掘一個事件背后的價值和孵化它所帶來的內容,讓登月內涵呈現給大家的沖擊力會更強。


Q:再次登月,會跟 50 年以前有什么區別?人類承擔了更多的任務和使命是什么?

A:人類會有一個共同期待,留在上面,開始把月球作為一個工業基地,甚至一個棲息地去開發。


Q:從目前國內商業航天來看,純商業力量推動的是什么?

A:更多的可能性。一是航天工業組織模式的可能性,二是技術的可能性。從目前商業航天的產業規模和數量上來講,我認為現在還是太早期。將來還需要更多的社會力量,包括資金的投入,才能真正的發掘起來,尤其是航天需要較長周期來發展。


Q:就商業行業來說,我們和美國相比是不是還有一定差距的?

A:差距非常大,最主要是理念上的。技術上來講,我認為中國和美國,不管在國營還是民營的差距并沒有那么大。

中國的航天發展到現在,已經積累了一個比較成熟的國家隊的研制模式。但是新生的民營力量如果不能走出一條自己的路來,這個行業不可能存活下去,更談不上比肩 SpaceX 或者 OneWeb,我們和美國之間的差距,我認為不是國有力量的差距,而是我們這些更多元的商業行業之間的差距。


Q:大家覺得 2015 年是商業航天的第一波浪潮,去年年終開始第二波浪潮,早期還需要多久能度過?

A:還需要兩年的時間。


Q:藍箭從成立到現在取得了哪些突破?

A:我們作為行業第一家完成了民營運載火箭發射的企業,幫助整個行業跑通了民營火箭發射的整個鏈條,這是過去我們對行業最大的貢獻。


「人類未來要建立月球基地,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可能需要通過多國合作的模式才能實現。」

九天微星創始人&CEO 謝濤

Q:你對登月 50 周年有什么感觸?

A:登月意義堪比 400 年前的地理大發現,因登月誕生的微波雷達、合成材料、計算機、無線通訊等科技,在后來極大地豐富和改變人們的生活。同時,登月點燃了人們心中的巨大自信心,鼓舞了無數人不斷探索宇宙星球,是非常寶貴的精神財富。


Q: 圍繞技術和商業角度,你覺得登月改變了什么?

A:「阿波羅」登月加速了信息時代的腳步,使航天技術、衛星通信、移動通訊、材料科學、指揮與控制等技術在同一個時代發生飛躍,這在一定程度上也促進了后來商業航天的發展。SpaceX 的「獵鷹火箭」和「龍飛船」技術,便是由「阿波羅」登月計劃的部分機密技術改進而來。


Q:50 年之間,人類再也沒有登上過月球,你如何看待登月項目停滯?

A:登月項目在不同階段有不同的目的,60 年代,美國耗費 12 年,動員了 40 多萬人,約 2 萬多家公司和研究機構,120 多所大學,耗資 250 億美元。進入 21 世紀,探月的目的轉變為將科學探索和經濟發展相結合,以探測月球資源為主,為未來月球資源開發和利用打基礎。從現有的技術來看,人類未來要建立月球基地,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可能需要通過多國合作的模式才能實現。


Q:你覺得商業航天的期望在哪?怎么去實現?

A:著眼當下,商業航天要通過技術創新和應用創新,促進全球范圍內的萬物互聯和產業升級,進而利用這些全球范圍內的大數據和 AI 技術,為真正的智慧地球而服務,讓地球上的每一個人都享受到航天的發展成果。


責任編輯:臥蟲

最新文章

極客公園

用極客視角,追蹤你最不可錯過的科技圈。

極客之選

新鮮、有趣的硬件產品,第一時間為你呈現。

頂樓

關注前沿科技,發表最具科技的商業洞見。

英超赛程